沂蒙热线服务电话:0539-6965577 -- QQ:25070539

胡兰成说张爱玲:花来衫里,影落池中

2018-04-16 13:49:16   [  腾讯文化  ]  

阿姨自从迷上拼多多,什么东西都从上面购买。水果、鸡蛋饼、她自己的鞋子、外婆的衣服和营养品、表弟的T恤等等。有一次去海门,外婆指着厨房角落的一袋番薯,用嫌弃又感到神奇的语气告诉我:“连这些,她也是在手机里买的呀!”

前不久,她又在网上买了一套保温菜罩,赠送的小礼物是厨房隔热手套,还有一个小玩意儿不明所以,大家围绕它发表各自猜想——有人觉得,貌似还是手套;有人看了看,估摸着用来放铲刀;有人认为,它可以用来储存水。猜来猜去,不知所以然。表弟用百度“扫一扫”,扫出来的是跟这小玩意形似的红色座椅。他追根溯源,从菜罩入手,最终让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只便携式花瓶,可用于野餐。

将单薄的一片从底座支开,注入水,往桌上一放,还真成了一只凹凸有致的花瓶。假若再往里面插上几枝鲜花,整个餐桌甚至厨房的氛围就不一样了。

但这不属于家人的处世风格,务实、划算,向来是大家的日常追求。

生活的情趣与审美意味,一定源于一颗对美敏感且有追求的心灵。

真是万万没想到,它是一只花瓶。因为在家人的日常元素和观念中,从来没有这一项。当时就有人提议,既然有了花瓶,不如去买束花回来吧。阿姨望了望姨夫,继而笑着感慨,这么多年,他从没买过花给我,就连我开口要,他都没买。有时候,笑容里也可以包含对生活的失望。

西方有哲人说:人生的本质是诗意的,人应该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

在现世,规则比看不见的本质远远来得重要。也别说什么应该,反正不是必须。必须的,似乎只有柴米油盐吃喝拉撒,除此之外,如果留有多余的空闲与空间,相比风花雪月此等诗意,更多还是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有时,知命之年的农妇发生争吵,爆出的字眼粗俗猛浪到让人大为叹之。

诗意,不仅是斟茶抚琴莳花弄草的动作,它更应该是一种柔弱无争的心肠。相比铭记,诗意更是忘却一切的傻乐。

清明过后,在去往姑苏的高速路上,有那么一段,我看到原野田垄边,泡桐花已经盛开,满满一树浅紫色的烂漫。有鸟筑巢其中。那一刻,着实被惊艳到,甚至有几分艳羡。

冬天,树叶落尽,往往在笔直矗立于乡村河边的水杉上端,总能够看到一两只鸟巢,望之令人心生苍凉冷郁之感。

那些鸟儿真是自在,也真是有眼光,将安身立命之所选择在泡桐花树上。杏花雨杨柳风也好,春潮带雨晚来急也罢,它们似乎不懂得恐惧与烦忧为何物,也就从来无所谓安全感。来往于天地之间,休眠于紫花之檐。

相比蝇营狗苟的人类,相比远处那些居于自认为安全或者仍然觉得不够安全的防盗窗内的人们,这些露宿于树上花下的鸟儿,才是大地真正的居民。它们不知“诗意”为何物,它们正活在诗意中央。

楼下有两排日本晚樱,高茂多花,春风吹过,那些淡粉色花瓣纷纷吹落,聚集在场地边沿,有些脱离枝头,飘向空中,一定有那么几片,最终飘落到低层人家铺晒在外的被褥上。

这让我想到胡兰成,他说张爱玲是“花来衫里,影落池中”。向来喜欢这八个字,它代表了人与自然相融的柔美、恬静。如今,已无这种佳人慢生活,这样的生命方式却被飞鸟实践着。